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

好吃的打棒球

從小跟自己家人喜歡用莫名其妙的暗號,而我周遭的人常常會被我影響,打棒球的意思就是統一乾麵,紅色與黃色外包裝的那種。他的封面都是各種打棒球的球員,有捕手、投手、打擊者等等~

「打棒球」,我只要打電話跟我妹說,「幫我買打棒球」,旁邊的人都不知道我在說啥,但是我妹與認識我的人會懂得我的暗語。

我們連罵人我都可以找比較特別的字或水果來罵...像「龍眼」的台語,我就結合為「龍眼頭」,當你念很快且不斷重複的念著「龍眼頭」的台語發音,聽的人會覺得你很討厭。最後我家變成,只要聽到人家以「龍眼頭」來稱呼你,就是在罵你。

「安全帽」是騎機車要戴的,但是在我家,安全帽又可以代表一個人。由於鄰居小妹妹小時候長得很不討喜,頭髮又很厚,我妹妹說看起來就像是頭戴著一頂安全帽似的人,從此之後,我們私下都稱那小妹妹她為「安全帽」。

「阿匹婆」,小時候常常看阿匹婆的電影或是電視劇,還記得有一齣叫做「阿匹婆上學」。不過以上又不是重點。由於阿匹婆三個字的台語發音,讓我覺得,有某種程度上的搞笑詼諧感,阿匹婆台語發音是比較適合用在老婆婆身上,但,不知曾幾何時,我都叫我妹妹阿匹婆...但是阿匹婆很難聽,她很不喜歡,因此我省略婆字,直接叫我妹為 阿 P..到現在更簡潔的時候直接叫 P,我妹都會很自然的回應我。由於我妹是安親班老師,有時小朋友不小心說到 P 這個字,我妹還會差點要回應,但馬上她就想起她並不是在家裏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